載入中...

香港粵語流行曲的興衰史

本頁圖片/檔案 - ngaiman2

 

文:Tony Chan

 

粵語流行曲在60年代至90年代之間,引領著華人世界的音樂潮流。尤其在80年代,湧現出一群傳奇般的歌王巨星,推出過大量膾炙人口的粵語流行曲,影響一代又一代成長中的青少年,例如許冠傑、梅艷芳、張國榮、Beyond、 四大天王等。從而奠定了香港樂壇二十年的輝煌時刻,成為亞太地區流行音樂文化的樞紐。

 

可惜在90年代末,香港歌星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況,並且加之當時盜版唱片的盛行和香港經濟衰退等,導致香港樂壇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。眾多的唱片公司入不敷出,逐漸選擇撤出粵語音樂市場,將發展重心轉移至中國大陸。自此之後,香港樂壇不再引領亞太音樂圈,一首首經典的粵語流行曲慢慢成為了每一代香港人緬懷的記憶,一段烙印在華人音樂史的黃金時代。

 

60年代——探索時期

 

60年代流行的廣東歌,通常以兩種形式作為主流:電影插曲和英文改編歌。電影插曲通常以傳統的戲曲小調改編,例如《花木蘭》《魚美人》《七仙女》《寶蓮燈》《血手印》等,這些插曲旋律都源於中國傳統戲曲的黃梅戲,講求字正腔圓且以中樂伴奏,風格承繼了20至50年代的「粵曲流行歌文化」。而60年代正正是香港粵語電影流行時期,粵語電影插曲除了在香港受到追捧外,更發展到東南亞地區的音樂市場,例如譚炳文、 鄧寄塵和鄭君綿等當時的電影演員均曾推出唱片。不過粵語流行音樂只是粵語電影的附屬品,未能獨當一面成為藝人發展的事業,所以當時的主流廣東歌還未成為真正意義上的「粵語流行曲」,只是稍微為香港樂壇雕刻出粵語流行曲發展的雛形。而且這種粵劇風格的唱腔普遍不受年輕人歡迎,認為粵曲式的廣東歌過於陳舊和市井,例如「廟街歌王」——尹光。因此,電影插曲在當時香港樂壇只屬於小眾音樂,較為著名的粵語歌星例如陳寶珠、胡楓、呂奇、蕭芳芳等都普遍朝向香港電影業發展,對於粵語流行曲並不重視。

 

60年代的香港正值英國政府殖民統治時期,大量的外國文化湧入香港,尤其在1964年The Beatles訪港後,當時的年輕人被時髦的外國搖滾文化所吸引,甚至帶動了香港本地青年組合樂隊,較被香港人所熟悉的包括有祖·尊尼亞(Joe Junior)、黎愛蓮(Irene Ryder)和泰迪羅賓(Teddy Robin)。而粵語歌曲創作人為了迎合年輕人的音樂口味,漸漸衍生出不少英文改編歌,例如創作歌手上官流雲將The Beatles單曲《Can’t Buy Me Love》和《I Saw Her Standing There》重新填詞,改編成為《行快啲啦》和《一心想玉人》兩首通俗的粵語歌,後來更被許冠傑翻唱大受歡迎。可是,當時60年代的香港受英國殖民地影響,社會普遍盛行崇洋風氣,引致任何階級、年齡、性別的香港居民都認為英文是上流語言,對於以粵語為主的歌曲抱有「歧視」的眼光,認為粵語流行曲不登大雅、粗糙低俗。

 

故此,60年代的粵語流行曲還屬於探索階段。粵語流行曲創作人既承繼了傳統粵曲文化的精粹,為廣東歌的發展奠下了基礎。而且,在英文流行曲成為香港音樂市場的主流後,仍然不停嘗試、模仿,將外來文化融入至本土音樂當中。由此可見,雖然60年代的粵語流行曲在當時的香港還不成氣候,但卻在慢慢摸索中,吸取了中西音樂文化的優點,成就了粵語流行曲之後二十年的輝煌以及無法被復刻的獨特。

 

70年代——發展時期

 

1974年,「無線」電視劇主題曲《啼笑姻緣》的出現,是香港社會各階層普遍接受粵語流行曲的開始。這首由顧嘉煇作曲,葉紹德填詞,仙杜拉主唱的粵語歌,是香港流行音樂的分水嶺。而事實上,70年代的香港除了是粵語流行曲的分水嶺外,更加是香港近代發展與轉變的重要時刻。

 

當時的港英政府經歷了「六七暴動」的事件後,改變了管治手段,開始積極加強香港各方面的民生建設、改善香港居民的生活質素、推動製造業發展,以及全面推行義務教育等。在港英政府多方面的施政手段影響下,使到香港迅間經濟起飛,成為全球經濟網絡中的重要成員。而相比之下,當時的中國大陸剛從大饑荒中慢慢復甦,無論是經濟水平或生活水平都與香港相差甚大。從而,導致港人對自己「香港人」的身份產生優越感、自發地感到自豪。加之當時的中國和香港之間基本上完全隔絕,港英政府又有意無意地限制港人的「中國意識」。因此,香港居民逐漸地產生了「香港本土意識」,開始真正接受香港本土文化,才導致粵語流行曲受到重視,不再只是小眾或市井音樂,甚至一度成為時髦、摩登的代名詞。

 

雖然70年代開始港人願意接受粵語歌,但是若果沒有一眾出色的作曲家,如顧嘉煇、黎小田以及填詞人黃霑、盧國沾、鄧偉雄、鄭國江等,改變過往陳腔濫調的粵曲式流行曲,將歌詞寫得更貼近現代人的生活;同時更開拓出新的題材,撰寫非情歌,慢慢將粵語流行曲的熱潮推上高峰,並使流行曲的歌詞昇華到藝術層次。譬如:1979年鄭國江所填詞的《故鄉的雨》,寫鄉思親情,當中的歌詞語意真切、情景交融,具有很強的感染力:

 

「一封家書/一聲關注/一句平常的體己語⋯⋯滴滴細雨語兒時 問我有否  記掛舊燕子⋯⋯」——《故鄉的雨》

 

那麼即使本土意識多麼強烈,都無法將粵語流行曲推上巔峰,名譽國際。除此之外,一旦談到粵語流行曲的「改變」,必定會討論到被譽為香港當代流行歌的鼻祖——許冠傑。

 

許冠傑畢業於香港大學心理系,自幼接受西方文化教育,他不但將外國流行的搖滾風格融入粵語歌當中,更創造出以廣東話口語演繹的粵語流行曲,開創出全新且香港獨一的歌曲風格。而且,許冠傑在創作這些粵語白話歌曲時,經常用風趣幽默的曲詞,以及站在普通香港人的角度去談論時事。例如:《半斤八兩》就借打工仔的口道出社會低層人民的艱苦、《十個女仔》則尖銳地對片面追求時髦,唯利是圖的女孩進行諷刺、《加價熱潮》更是直接對物價飛漲宣洩不滿、《學生哥》就正面地對學生進行勸喻強調他們要用心向學、《搵嘢做》以一則寓言式故事,從正反兩方面勸說世人應自食其力、努力奮鬥而這一首首許氏歌曲,以詼諧的方式描寫出一般市民大眾的生活和心聲,為一眾不被受到重視的低下階層發聲。從而引起了差不多所有香港市民的共鳴,可謂「真正香港本土意識的創作歌手」。

 

故此,70年代的粵語流行曲,開始真正發展成為代表香港普及文化中的重要一環,不再只是其他產業的附屬品。而且隨著70年代,香港進入經濟急速增長期,港人對於自己的「香港人」身份愈發自豪、本土意識亦愈發強烈。眾多的粵語流行曲創作人或歌手,都對粵語歌產業更有自信,慢慢找到了香港獨特的聲音,令粵語流行曲衝破了方言界限。而在製作和創作上,既與前人不同,也與後世有異,香港出產「只此一家,別無分店」的高質唱片,於是粵語流行曲的影響遍達中國、東南亞,甚至全球。

 

80-90年代——巔峰即衰落時期

 

80至90年代可以被稱為粵語流行曲的黃金時期,當時香港的粵語流行曲引領亞洲中文歌曲潮流,中國內地和台灣地區的人縱然不諳粵語,亦愛收聽粵語流行曲。譚詠麟、張國榮和梅艷芳等等是那個時代的樂壇巨星,他們不但開演唱會次數、場數極多,更積極參演電影,是票房保證,聲色藝俱全。而其他歌手如林子祥、陳百強以及在80至90年代初紅極一時的葉蒨文、林憶蓮、關淑怡、陳慧嫻、Beyond、達明一派及草蜢樂隊都在香港樂壇大放異彩,為粵語流行曲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豐富性和超強影響力。

 

然而,促使當時香港樂壇奔向巔峰的最關鍵因素,是由於80年代的香港踏入了非常富裕及多元的社會。80年代的香港,成為了亞洲其中一個最發達、最具國際化的城市,並與南韓、台灣及新加坡合稱為亞洲四小龍。因著社會極度富裕的情況下,市民有更多閒錢,更加願意著重在消費、購物以及娛樂。而當時的香港樂壇正值人才濟濟的盛況,眾多歌王巨星舉辦高票價的大型演唱會,吸引了大量觀眾。根據香港政策透視的統計,紅磡體育館舉辦的本地流行音樂會場數,由83年的 18 場,增至89年的129場,觀眾由15萬人次,增至135萬人次,增長的幅度實在驚人。

 

並且在80年代開始,香港催生出「偶像崇拜」的風氣,歌迷為了支持偶像,願意花費大量的金錢和時間,為偶像推廣、宣傳,甚至鬥爭,例如張國榮和譚詠麟歌迷在80年代的時候勢成水火,互不相讓地爭鬥誰的偶像更為出色,甚至在兩位偶像同場出現的大型慈善音樂會或頒獎禮上互喝倒采,態度極不友善。即使兩位偶像親身勸喻多番都情況依然,要直至譚詠麟1989年宣佈不再領獎時,這種情況才開始改善。雖然這種偶像文化的確為粵語流行曲的推廣上產生了幫助,但是所謂「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」,偶像文化導致歌迷盲目地追隨自己鍾愛的明星,不再在乎歌曲的質素。從而,導致唱片公司和電子傳媒只重視市場和包裝,不再重視音樂創作,使到大量音樂界人才青黃不接。

 

巔峰即衰落,雖說80年代是粵語流行曲的全盛時期,可惜在80年代末許冠傑、梅艷芳、張國榮和陳百強,這些香港樂壇的中流砥柱相繼離開。而在整個90年代,完全進入了「四大天王」(劉德華、黎明、張學友、郭富城)的追星時代。四大天王在偶像化包裝上的傾注,遠遠大於在音樂上的投入,以過多的外在元素誘引着市場的審美疲勞。最後90年代末,隨着內地市場逐步開放,香港失去了自己曾經身為兩岸三地最開放的最自由的城市獨特性。流行曲的舞台不再只侷限在粵語歌市場,兩岸的歌迷有了更多的選擇,會懂得追求更高質素的唱片,而非偶像包裝的音樂產品。這導致了大量依靠粉絲群體生存、不重實力的偶像明星,面臨淘汰,甚至摧毀了「粵語歌曲,必屬精品」的口碑。

 

尤其在1997香港回歸後,粵語流行曲由本來產量和銷售額年年蒸蒸日上的趨勢,忽然軌迹轉向,直線急降。 比 1995 年,零售值少了五億港元。而再過一年,到1998年,更只餘下 9.16 億,與1995年相比一半還不到。唱片銷量忽然急速下沉的情況,使到唱片公司對香港音樂業失去了信心,開始轉移重心發掘中國的音樂市場。所有歌星藝人都開始練習普通話, 推出國語專輯。最終,粵語音樂市場生態在種種的變化中發生了改變,再想依靠粵語歌曲影響力,去爭得華語音樂的掌控權力,已越來越困難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90年代這十年裏,原籍北京的女歌手王菲,完成了從無名之輩到天后歌手的跨越,也完成了粵語到國語的回歸,更完結了粵語歌壇塑造歌壇至尊的情結。

 

結語

 

香港粵語流行曲是曾經香港人的驕傲,至今亦仍然是所有香港人協力去守護的文化。雖然現時粵語流行曲已經很難在回到80、90年代的盛況,但是粵語流行曲卻是象徵了香港本土意識的覺醒,以及每個香港人的共同回憶。因此,無論未來粵語流行曲是否會消失,或者被國語流行曲完全取代,再也沒有粵語流行曲的位置,都希望香港人可以繼續支持粵語歌的創作。因為粵語流行曲是屬於香港的獨特聲音,只有香港人堅持維護自己的文化,粵語才不會變成失傳的方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