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...

主體在磨難中終覺醒 嘉賓籲港人不輕易言棄​ ​

本頁圖片/檔案 - 101538399_2915944178489758_7509385934495938550_n
 
【文:白事可樂​ 攝:涼介】
 
香港大專院校學生聯合集會——「惡法將至·烽火再起」昨日(六月五日)於香港大學學生會大樓舉行,集會由香港大學學生會、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、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等六間大專院校學生會主辦,邀請了戴耀庭副教授、公民黨成員吳靄儀、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前發言人張崑陽、本土派作家盧斯達等十一位嘉賓討論時政,現場共有數十名學生參與集會。​
回顧2019年香港抗爭運動​
集會前半部分主題為回顧2019年《逃犯條例》修訂草案下的香港抗爭運動,分別由守護港大連署小組發起人「藍同學」、中大反送中關注組成員羅天祺、高教公民召集人黃偉國、好青年荼毒室成員鄺雋文、思言財雋成員張澍昕發言。​
羅天祺在發言中強調過去不同形式的文宣,令主流社會跨過心理關口,為勇武抗爭的道德正當性背書。羅指出,香港人需要重新拾起運動初期的動力,不要懼怕文宣被撕毀,反而要提高文宣更新的頻率,影響中立而願意接受意見的市民。羅還提及香港人不但以道德感召世人,而且還是自由對抗極權的示範。​
光復香港是香港人的共業​
「藍同學」認為「我哋相信,一件事係啱嘅嘢,自然就會薪火相傳。」好似梁天琦當年光復香港的主張未必是主流,現今成為街知巷聞的理念。「藍同學」還指這場光復香港的抗爭是香港每一個人的共業,不能依賴某一個人 。在過往守護港大連署小組的一連串行動中,「藍同學」即使面對眾多未知之數,都堅持「照做落去」,他更指港版《國安法》後小組與香港人都要「照做落去」。​
鄺雋文發言時提及布萊希特的新詩〈這是人們會說起的一年〉,認為過去一年是香港人建立主體的一年。香港人終於有自己的共同身份,有自我的價值觀,無需政黨、大台、KOL去帶領,甚至不需要連登的Like數而自發去行動。鄺認為極權政府最害怕的正正是人的主體性。同時,他指不要誇大極權政府的恐怖,因為恐懼是極權最後的武器,當香港人被恐懼、無力感壓倒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輸。鄺舉光州事件後的南韓為例,認為只要我們每一個人捉緊自己的主體性,總有日榮光來臨香港,最後對在場觀眾說:「能夠與咁多位一齊抗爭,我好快樂。」​
展望港版《國安法》對香港社會運動的影響​
集會後半部分為吳靄儀、戴耀廷、張崑陽、盧斯達、好青年荼毒室成員嚴振邦及關灝泉六位嘉賓,討論港版《國安法》對香港社會運動的影響。​
吳靄儀認為過去一年是香港人公民素質的新覺醒,持久地抗爭。而吳建議五點本土行動的方向:能見度(讓世界看見香港人的抗爭)、堅持、多元化、韌性及團結。​
戴耀廷認為討論港版《國安法》需審視法例本身「做到啲乜」及「唔可以做到啲乜」。戴指港版《國安法》賦予執法的正當性,同時「製造恐懼係整個社會」,但是不能夠讓香港回到反送中及雨傘前的香港,「勇氣唔係唔驚,係驚都繼續做下去。」戴強調恐懼雖然真實,但是香港人更加需要勇氣繼續前行。而該法例不會令香港人更加愛國、議會抗爭更加平靜。戴認為香港人成功打到國際線,且對比以往,未試過擁有「咁多籌碼」。​
盧斯達指既悲又喜​
張崑陽認為香港人攬炒成功,香港政府推港版《國安法》令香港亦正式進入大時代,「香港係前所未有咁有希望」。張提及14年香港人未必支持本土派、16年魚蛋革命社會不支持「以武制暴」,到19年學會「和勇不分」,香港人明白如何以勇武的手法令政府回應,香港本土意識高漲。最後指中共強推港版《國安法》是氣急敗壞、狗急跳牆,香港人毋需懼怕中共。​
盧斯達指難以想像在今年六四集會高叫「香港獨立,唯一出路」的聲音比「建設民主中國」的聲音大,這是一個歷史性時刻,一方面口號轉變,另一方面悼念地點則遍地開花。盧呼籲香港人不要心急,因為中共比較急,同時中共雖然強推國歌法,但無法扭轉香港人的身份認同,反而會加深。盧對過去一年既悲又喜,悲的是自我、香港的出路,喜的是香港民族終於出世。​
集會最後,張崑陽補充香港人參與任何抗爭活動都會對國際戰線有益,而香港人亦要向國際證明香港人是值得幫。集會完結後,有觀眾高叫「民族自強」,現場大部分觀眾以「香港獨立」回應。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