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...

六旬香島校友:左校學生也有獨立思想 打壓越大反抗越大​⁣

本頁圖片/檔案 - 102776816_2938630252887817_8390054086646966898_n

 

【文、攝:Ant】

 

傳統左校香島中學有資深教師因政治審查而不獲續約,獲過百名學生上星期五(12日)築人鏈聲援。一名六旬男士與學生對唱香島校歌,在一片校服海中特別顯眼——林先生(化名)於七十年代入讀香島中學,經歷過後六七暴動的時代,他與本會記者分享當年讀左校的經歷,亦不忘寄語學生在教育制度的轉變下,仍要懂得明辨是非。​

從唱「紅歌」到抄《毛語錄》 半世紀前的香島中學​

「有一首叫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,那個『舵手』當然是毛澤東啦!」林先生由小學到中學都就讀左校,他一一細數那些年唱過的「紅歌」,還記得當年讀書時不停被灌輸「中國的好」:「甚麼『四中全會』、『五中全會』,還要用毛筆抄《毛主席語錄》。那時候還小,不懂得甚麼是『洗腦』。」左校學生當時沒有九年免費教育的福利,但父母都是愛國左派,縱使學費昂貴,仍繼續供林先生讀書。​

放眼半世紀後的今日,香島中學親中愛國的立場未有動搖。據不獲續約的李老師所發的公開信,雖然她已提醒學生選曲避免涉及社會議題,但未有禁止學生演奏《願榮光歸香港》——一首校方聲稱的「不恰當歌曲」。林先生認為,校方不但沒有按教育局要求,在處理政治問題上保持中立,更要求老師與校方抱持一致的政治立場。​

「(校方)根本就只看自己利益。甚麼不想帶政治進入校園,校方自己就有政治立場。」他毫不諱言直斥母校。​

政府欲清洗一代年青人 憂香港未來更黑暗​

香港沒有檔案法,在歷史檔案館查閱有關六七暴動的資料,僅餘21秒的影像,至近年有導演拍攝紀錄片,探討「消失的檔案」,這些真相才獲重現。從當年的報章報導得知,警方當時在香島中學搜獲大批煽動標語、防毒面具和玻璃樽。港英政府針對左派的違法活動,頒佈十三條《緊急法》,然而33間左校揚言罷課反抗,逼使政府封閉左校以儆效尤。

林先生坦言,當年還年少,沒有聽過這些有關香島的報導。不過,他卻以當年的暴動和今日的反修例運動作比較:「那時才算真的暴動。你聽過當時左派製造炸彈嗎?香港不能燒炮仗,就是當時開始禁止的。還有商台的林彬,就是被左派活活燒死。」他指現時警方不時搜獲真槍和子彈,至今卻一發也沒有擊中過警員。​

「政府能起訴年青人,囚他們十年,但十年後呢?這些年青人始終也會獲釋,到時他們沒有前途,你叫他們去搶掠和為娼嗎?」林先生指,當年的暴動分子部份還能成為人大代表,反觀今天,若被判囚超過三個月,五年內也不能參選立法會,他認為這是真正的雙重標準。​

教育縱被「赤化」 仍對香港學生抱信心:通識改革注定失敗​

由2008年的普教中、2012年的反國教風波,至近日的歷史科文憑試題、通識教育改革,批評教育被「赤化」的聲音甚囂塵上。自言曾被「洗腦」的林先生,雖不滿通識改革,但仍對香港的學生充滿信心:「通識教育的改革注定是失敗的。就算讀左校,也有自己的思想判斷。越大的打壓,也引來越大的反抗。」​

林先生以自己為例,即使就讀左校,父母也是左派思想,但他終在八九民運中,意識到中國的政治問題影響到營商環境,原在中國設廠營商的他開始撤資。他認為,六四對香港人是一個警惕,但當時還只是流於抗議;到了雨傘運動,他便開始覺醒。雖然林先生未能參與前線抗爭,但自從雨傘運動,他也聯同不少朋友,出錢出力運送物資。​

訪問尾聲,林先生與記者分享自己對反修例運動的觀點。這個星期受審的案件,有清潔工阻差辦公罪成,也有人稱「岳義士」的男子受審。談起這些犧牲自己讓他人逃脫的個案,縱使林先生認為他們有點「傻」,在言談中,卻能感受到他對這些「義士」憂心忡忡。​

「若有一天我被警員追捕,請不要犧牲自己救我。」不要被捕,這是林先生對年輕抗爭者最後的寄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