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專聯校編輯委員會

聯編七一宣言 守護香港價值 捍衛我城自治 議會制度失效 全民奮起自救

二零零三年,五十萬名香港市民參與七一大遊行反對《基本法》第二十三條立法,創下特區成立以來最大規模遊行紀錄,最終成功迫使時任特首董建華撤回條例草案。十載已過,香港面目全非,人民對港府施政的不滿已達臨界點,公平、自由、法治等本土價值岌岌可危,民怨沸騰。這片令人深感痛心的土地仍是我輩曾經引以為榮的香港嗎? 我等作為大專院校的校園傳媒,視新聞自由及

言論自由為至寶。然而踏入一四年,傳媒業、新聞工作者卻遭受連番打壓,先有報章疑因受壓逼而抽廣告,後有電台主持人聲稱受到政府打壓而被封咪,《明報》前總編輯劉進圖月前更遭兇徒襲擊,身中六刀。連串事件令一眾新聞從業員人人自危,惶恐不安,本港的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因此蒙上陰霾。面對新聞自由急退,各大專編委會亦難免遭受牽連。上月,立法會財委會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撥款展開會議,立法會秘書處多次以安全理由拒絕大專校園傳媒申請臨時工作證,令大專傳媒無法報道議會內情況。此乃無視專上院校學生會編委會的採訪自由,扼殺莘莘學子的知情權。我等堅信「真理在胸筆在手,無私無畏即自由」,定必竭力捍衛新聞和言論自由,不容倒退。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早前頒布的《「一國兩制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》,顛倒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對「一國兩制」、「港人治港,高度自治」之一貫認知。書中指中共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,其授予多少權力,香港特區就享有多少權力,不存在「剩餘權力」。其態度專橫跋扈,有違《基本法》指中國政府只掌權特區外交事務和國防的原則。而白皮書中亦提到「一國」是實行「兩制」的前提和基礎,並非等量齊觀,可見中國政府蓄意消亡「兩制」並強調「一國」的重要,抹殺我城自主。白皮書亦蠶食本港之司法獨立,尤其是將法官及司法人員視為「治港者」,要求法官「 愛國愛港」,引起法律界強烈不滿。我等認為《一國兩制白皮書》公然篡改《基本法》、違反《中英聯合聲明》,出爾反爾,實屬可恥。中國政府必須遵守維持香港「五十年不變」的承諾,莫毁我城。 議會本是文明問政之地,反映民意,為人民把關。然而我城議會失效,半數議席由功能組別小圈子選舉產生、建制派議員壟斷,加上萬惡的分組點票制度,立法會淪為權貴濫權工具,對港人聲音無動於衷,難以捍衛大眾利益。上星期,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吳亮星濫用權力,趁火打劫式表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撥款,強行通過極具爭議性的議案。目下當權者無道、制度不公,群眾唯有團結一致,奮起自救,力爭二零一六、一七雙普選。六二二公投中,近八十萬港人以選票表逹己見,支持公民提名,爭取港府落實真普選,堅拒篩選機制。行政長官代表香港特區,自必要得到民意授權,為人民所選,因此政改必須還政於民,把人民應有的提名權、被選權及選舉權真正交還人民。 如今政府施政漠視民意,置私利於公益之上,教港人咬牙切齒。而大陸屢次張牙舞爪,干預香港事務,白皮書公然違反承諾,當年許下「港人治港、高度自治」的承諾猶如空談,挑戰港人底線。為保香港價值,重奪應有自由,香港人必須團結一致,奮起自救,力爭普選,堅抗打壓,捍衛高度自治。今天,我等誠邀各位學生、市民參與七一大遊行,用腳步展示我們希望推動社會進步的決心,用行動表達我們對這不義政權的控訴。

大專聯校編輯委員會

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

聯署院校(排名不分先後):

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

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

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

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學生報編輯委員會

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

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編輯委員會

嶺南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

恒生管理學院學生會編輯委員會